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泰戈尔

兼收并蓄 独立思考

 
 
 

日志

 
 

颜立燕案:考验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规则  

2010-06-09 17:28: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18日,北京举行《民事纠纷刑事化与和谐社会之冲突》研讨会。会上,颜立燕案件成为包括江平等著名法学专家、律师质疑的重要例证。而颜立燕案件恰恰与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有着难以回避的联系。
去年8月,上海金融改革开始提速,筹划中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形象逐渐显现。8月13日,随着《关于进一步推进上海金融国资和市属金融企业改革发展的若干 意见》公布,上海金融企业国资重组正式启动。同日,上海国际集团入主爱建股份,开启上海金融国资改革后的重要一步。而对去年5月被逮捕的颜立燕,人们则评 论说,“被‘神秘富豪’颜立燕掏空,形成数十亿巨大财务黑洞的爱建系,终于重现生机。”
  
   今年2月3日,颜立燕案件终于在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本以为铁板订钉的案件,颜立燕的律师田文昌、王俊民却为其做了无罪辩护。与之相同,同案 的原爱建信托的总经理马建平的两位律师也为其做了无罪辩护。接着,北京的赵秉志、高明轩等近二十位专家对颜、马案件先后出具法律意见,加上去年6月上海的 十多位法学专家对这一案件提出法律意见,全国已经有近30位刑法、刑诉法专家介入,可谓胜举空前。而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专家坚称这两人均不构成合同诈骗 和挪用资金罪,并认为,这本是一起民事纠纷,应当通过民事渠道解决,而不是刑事方式。
  
   尽管法院还未判决,颜、马两人最终罪或非罪亦不得而知。但是,诸多现象以及相随而来的议论,已经尖锐地提出了一个现实和重要的问题:爱建股份重组的规则是什么?是市场规则还是丛林规则?
  
    我们都知道,任何市场行为都应当遵从市场规则,而市场规则说到底就是法制原则。正如人们常说的那样,市场经济就是法制经济。没有法制,市场经济就是空话。 公司的重组是一个典型的市场行为,当然应当遵循市场规则和法制原则
。联系到爱建股份的重组,毫无疑问,要依法重组,而不是放弃法制或背离法制的重组。但 是,爱建忽略了这一重要原则,在对待颜立燕的问题上,却选择了被唾弃的非市场的丛林规则。
  
   爱建与颜立燕的合作由来以久。期间,大家亲密无间,互相帮助。到了后期,颜立燕给予爱建的帮助可以说是巨大的。这是有据可查的。但是,爱建却割断历史,抛弃协议,以为只有通过刑事途径解决哈尔滨的遗留问题才能最终实现重组,并举报颜、马的所谓犯罪。
  
    如果颜、马二人真有罪到也罢,遗憾的是,爱建的举报子虚乌有。爱建向公安部门举报马、颜的罪名是职务侵占,公安也依此对二人采取了强制措施。但是,几天之 后,就改变了罪名。这让人顿生狐疑:这不是先抓人后找罪名吗?这样做符合法治原则吗?经过两度退侦,最后,检察院勉强给颜立燕、马建平安上了合同诈骗和挪 用资金罪。对于这两宗罪,法学专家和资深律师已经做了详尽的分析,要能够定上,也算是个奇迹!
没有想到的是,开庭之中,爱建突然提出要与颜立燕的公司进行 谈判,而且,随后就紧锣密鼓,一谈就是整整两个多月,甚至政府部门也不时介入,而法院却一反常态迟迟未予判决。人们不禁要问:把人先抓起来,再进行民事谈 判,硬按着你的头,要你拿钱出来,这种做法是市场法则吗?这种以刑事手段来解决民事纠纷,不就是利用公权来干预市场吗?这不是法制原则,而是丛林规则。
  
    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的最为重要的标志,不是金融机构的多少、也不是资金往来量的多少,而是良好和健全的法制环境。如若没有一个良好和健全的法制环境,金融机 构和企业就享受不到公平正义的阳光,那么再多的金融机构,再大量的金融业务,也难以称得上是个“国际金融中心”!  
   上海社科院部门经济研究所所长杨建文称,上海市政府要求国际集团参与爱建股份的重组,让此事蒙上了行政推动的色彩。“行政推动免不了,问题不在于行政推得 多还是少,而在于有效无效,是否正确。如果行政推动是有效的,就是好的,行政推动做了坏事,就更糟糕了。从长远来看,如果老是靠行政推动,作用有限,风险 又很大,但从近期来讲,还是要看效果。”这位专家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实际上,爱建股份重组正呈现政府有形之手插得过深,刑权介入民争的端倪。
  
    如果说,爱建重组是上海努力打造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起步的话,那么这一步至关重要。而颜立燕案件能否妥善处理,不仅关系爱建重组是否可以成功,而且,也彰 显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理念和思路。是为了个别的、眼前的、表面的业绩而牺牲法制,还是为了建设可持续发展的市场环境而坚持把法制放在第一?孰轻孰重, 应当是很清楚的。目前,这是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所面临的考题之一。我们相信上海能够正确回答这一考题,并交出一份让金融、企业、法律和社会各界都满意的 答卷。

神秘富豪颜立燕背后黑洞:自称是别人捞钱的工具


来源于:东方财富网 颜立燕案:考验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规则 - wjs0450006 - 泰戈尔颜立燕案:考验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规则 - wjs0450006 - 泰戈尔颜立燕案:考验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规则 - wjs0450006 - 泰戈尔

      颜立燕操纵上海国企的能力、资金辗转腾挪的功夫令人惊叹,其不少财产来源显得颇为暧昧。也许正因此,颜立燕刻意地保持神秘低调,甚至被人当成女富豪名列胡润富豪榜,也不出来更正。
敬告:本文版权归中山网·经济所有,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必须保留网站名称、网址、作者等信息,不得随意删改文章任何内容,我社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http://www.zsnews.cn

  日 前,上海神秘富豪颜立燕经检察院批准,被警方逮捕。一同被捕的还有爱建信托原总经理马建平、爱建证券原董事长刘顺新。据称,颜立燕的罪名是“合同诈骗 罪”,上海市检察院一分院工作人员透露,这件事的内情很复杂,现在还没到大家可以评判的时候。上海市一中院工作人员称,此次调查主要还是针对颜立燕合同诈 骗的事情,其他问题可能不会涉及。

   针对马建平,并直接指向颜立燕的司法调查去年就已启动。6月26日,在爱建股份(600643) 召开的股东大会上,董秘徐宜阳说:“等司法调查结束后,我们才会启动重组工作。”爱建集团2003年底爆出被颜立燕“掏空”,此后一直存在巨大的财务“黑 洞”,导致重组困难重重。

  除爱建集团之外,颜立燕还与新长征集团及上海社保基金案有极深的牵扯。

  以糖发家的“神话”

   据颜立燕自称,他的发家始于1989年在广西做糖生意。他提前半年约定价格,将现金付给糖厂,每年1月糖厂出糖后,将产品经销到南宁的食糖市场,以赚取 差价。当时国内糖价还未放开,价格在每吨1000元左右,后来价格涨到了每吨5000元。在这波行情内,颜立燕自称赚了几亿元。

  然 而,彼时同在广西做糖生意的杨立森对颜立燕的说法却表示怀疑。他告诉记者,颜立燕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生意做得那么好,最穷困潦倒的时候,颜立燕甚至因为 没钱,困居宾馆内两天没有出门,仅仅靠方便面充饥。当时,颜立燕向杨立森借200万元,杨想办法帮他融到了一百多万元,颜立燕借此得以渡过危机。杨立森 说,过了两年,在上海,他又遇到了颜立燕,那时候颜立燕已经腰缠万贯了,“我也搞不懂他的钱是怎么来的,他也不肯透露,只是打哈哈”。

  据媒体披露的资料表露,颜立燕在上海成立的7家公司中,只有上海骏德实业有限公司与经营糖业有关。骏德实业连年亏损。这似乎印证了颜立燕以糖发家的“神话”只是一个“神话”。

  1996年,颜立燕回到上海,开始做股票和房产等投资。此时,他开始认识了爱建的人,从此卷入与爱建长达十多年的恩怨纠葛。

  亏了爱建,肥了自身

  “颜立燕与爱建的上层关系特别好,走得特别近,因此爱建后来才会签署那样的不平等协议,爱建是亏了,但签署协议的人好处都捞足了。”爱建集团原职工周先生称。

   确实,爱建签署的不平等协议苛刻到令人难以置信。2000年,颜立燕向爱建信托借款6.87亿元,然后委托给爱建下面的证券部门,即后来的爱建证券来管 理这笔资产。在这份《资产委托管理合同》中,乙方认为投资收益率至少可达年利率40%,因此乙方保证给甲方的实际年收益率不低于40%,其余部分为乙方的 管理费用。“这等于是拿父亲的钱出来给儿子去投资,赚的钱却归第三者,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相关人士评论说。

  更蹊跷的是,彼时颜立燕并没有相应的存款来作借款抵押,还是爱建证券董事陈辉为他假造了存款证明。

  据悉,这6.87亿元最终被刘顺新炒股亏损掉了。

  对爱建的困境,不少爱建人颇为愤怒。周先生说,爱建有人曾想举报此事,但却接到匿名电话,对其本人及家庭进行生命威胁。2006年,爱建高层也想追究此事,又受到上面的压力,只得作罢。

   而颜立燕本人的解释是,爱建的亏空是爱建自己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他自己只是按合同办事。然而,私下里,颜立燕却谨慎许多。上海一位商界人士告诉记者,某 次饭局,席中,颜立燕偶然听闻有媒体记者在场,尽管记者并无采访他的打算,颜立燕还是以如厕为由,一去不返。这样的场景并不少见,饭局和会议上,颜立燕大 多露个面即走,很少讲话。万不得已要发言,他也往往会委托助手代劳。

  但颜立燕并不木讷,私底下,他其实很擅言谈。“做糖生意的时候,他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杨立森说。

   职业经理人李保平说,颜立燕确实刻意低调。在很长时间内,商界圈子内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妻子是谁。李保平还风闻,颜立燕好女色,经常去安静的、高档的 KTV,但从来不透露自己的身份,没人知道他是个有能力玩转几十亿元资金的人。李保平认为,颜立燕的低调,是因为他做的事实在不可思议,摆不上台面,为保 护自己,也为保护自己的利益链,而刻意隐身。

  爱建亏了,颜立燕却肥了。2006年,颜立燕以40亿元的身价列胡润富豪榜第56位。胡润富豪榜甚至搞错了他的性别,称其为“女富豪”,颜立燕也未出面纠正。

  他只是个工具?

  颜立燕是个不折不扣的“国资玩家”,除爱建之外,还有多家国企,乃至社保基金都被其玩弄于股掌之间。新长征集团即是其中之一。

   2005年12月,颜立燕通过旗下的上海德泓投资及达德投资两家公司,以远低于市场价格的约18亿元,从上海市普陀区长征镇政府下属企业新长征集团手中 拿下了上海最大的M—兴力达广场。12月16日,颜立燕以在建房屋抵押方式向社保年金中心申请了高达27亿元的贷款。2006年6月,颜立燕收购了新长征 集团挂牌出让的50%股权。

  2007年3月,颜立燕将兴力达广场售予百联股份(600631)。公开报道称,颜立燕获得近8亿元的收益。

   2006年社保案发,颜立燕手中持有27亿元贷款亦被曝光。颜立燕本人透露说,中纪委找他谈了12个小时。然而,神奇的是,短短两个星期内,颜立燕向年 金中心归还了27亿元。这27亿元,颜立燕乃是从上海盛融投资有限公司下属企业获得,而该公司所提供给颜立燕的资金,最终来源仍是年金中心。

   颜立燕深知,社保基金亏空只是貌似“填上”,拆东墙补西墙毕竟还是令人心虚,有被识破、法办的可能。2007年,他亦远遁澳大利亚,隐居于一幢幽静的别 墅,闭门不出,他怕被抓遣送回国。有一次,他在某饭店偶遇一位林姓大陆商人,打个招呼就匆匆离去。“安全是最重要的。”他告诉林姓商人。

  那一次,颜立燕又再次安然过关。2008年,在上海一个俱乐部,几个商界人士聚会。席间,有人对颜立燕说:“你运气真好,每次都能逢凶化吉。”颜立燕酒喝多了,难得吐露真言:“我好什么,我只是别人捞钱的工具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6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