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泰戈尔

兼收并蓄 独立思考

 
 
 

日志

 
 

zz北京公安最大腐败“于兵案”开审  

2010-02-05 10:50: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兵案”

2005年6月,为了阻止竞争对手北京东方微点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的主动防御软件上市,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关人员对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原处长于兵等人进行巨额贿赂,通过制造假案,阻止微点主动防御软件上市。网监处曾以涉嫌“故意传播计算机病毒”为由,对微点公司副总田亚葵刑事拘留11个月。

2008年7月,北京市纪委接到实名举报,反映于兵等人存在徇私枉法等问题。市纪委成立专案组对于兵等人的严重违法违纪问题进行立案调查。

2008年9月18日,于兵在南非被抓捕归案。据悉,于兵贪污、受贿数额高达千万元,为北京公安系统近年来曝出的最大腐败案件。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杨阳 实习记者 潘爱娟 2月4日,上午9点,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二厅公开审理了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原处长于兵腐败案。于兵被告罪名包括贪污、受贿、徇私枉法罪,涉案金额1400万元,是北京市公安系统近年最大腐败案。当天,案中受害方之一田亚葵及多家媒体记者因要求旁听受阻,在庭外守候多时。

本案中,于兵被指控收受杀毒软件公司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瑞星)的巨额贿赂,安排手下获取虚假证明,诬陷跳槽到其他公司的原瑞星高官田亚葵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等罪,导致后者被羁押11个月。

据悉,于兵所受1400万元贿赂中,有420万元来自著名网络安全公司瑞星。

2月4日上午9点,“于兵案”一审的公开审理照常进行,案件受害者之一、微点公司副总田亚葵,及10多家媒体均在现场等候登记旁听。但法院传达室人员最后以“旁听名额都已被预约”理由拒绝进入。

 

于兵制造假案全过程
对于东方微点来说,于兵这个曾经呼风唤雨的原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处长,是他们的一个梦魇。
过去五年中,因为于兵,微点公司要面对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没完没了的调查,产品迟迟不能上市,公司从高管到普通员工人人自危。
2月3日下午,即将50岁、努力保持心情平静的刘旭坐在本报记者面前,回顾于兵对东方微点的所作所为,恍如做了一场噩梦。
2005年7月,于兵接受北京瑞星的请托,指令网监处案件队负责人张鹏云查处微点公司的防病毒业务。同月,张鹏云与网监处公安齐坤根据于兵的布置,到北京思麦特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和北京健桥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管理部,在两公司电脑并没有损失的情况下,要求两公司各出具十万元损失的虚假材料.

2005年8月27日,为证实从思麦特、健桥查到的木马病毒、蠕虫病毒来自东方微点副总经理田亚葵的笔记本电脑,于兵召集病毒专家论证会。论证过程中,于兵没有如实给专家提供材料,专家最终意见为“基本可以确定”。在于兵的授意下,齐坤改为“可以确定”。
2005年8月30日深夜,田亚葵于深夜在家中被抓。根据遗存的视频,田当时仅身穿一条短裤。于兵同时通缉东方微点员工崔素晖。
2005年9月,由于缺少报案材料,于兵指使张鹏云、齐坤二人到北京江民、北京金山、北京启明星辰公司,说服这些公司出具虚假的病毒爆发报案材料。于兵还指使张鹏云通过中润华会计事务所对有关损失进行评估。该会计事务所由瑞星副总经理赵四章推荐,合伙人为瑞星独立监事邹志文。
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根据审计结果,认定田亚葵构成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侵犯商业机密罪。
此后的三年,东方微点走上了一条艰难的上访上诉之路。
在多方努力下,田亚葵于2006年7月29日取保候审。为了还田亚葵和东方微点一个清白,刘旭等人继续锲而不舍。
2008年7月17日,北京市纪委介入,调查于兵受贿案。2008年9月18日,于兵在南非被捕。
12月17日,北京市公安局内部为此案专门召开“市公安局领导干部纪律作风教育电视电话会议”,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市委常委马振川指出,这是于兵收受瑞星贿赂,指使张、齐二人调取假报案、假损失、假证据材料制造的一起假案,并要求全局干部要引以为戒。
于兵似乎早知今日之结果。2003年4月,于兵私自办理马里兰卡永久居留卡,2003年10月,办理澳门永久居留身份证,同时办理伯利兹护照与伯利兹居住证。2006年10月,于兵利用海南省三亚市于某的资料,用自己的照片,编造了一个户口本、身份证及港澳通行证。
出境记录显示,自2001年以来,于兵持因私护照出境30次,出境目的地包括美、英、澳等地。
2008年7月23日,于兵持于某身份证、护照,由深圳出境抵达香港,后经澳门、马来西亚、新加坡,最后到达南非。2008年9月10日,于兵被北京市检察院批准逮捕,9月18日在南非抓捕归案,10月7日张、齐二人在北京被抓捕归案。

瑞星和东方微点的恩怨

那么,瑞星和东方微点究竟有何恩怨?刘旭认为,瑞星与微点的激烈冲突并非个人恩怨,而是源于瑞星对微点“主动防御”防毒软件对瑞星市场地位的冲击。
2003年初,时任瑞星总裁的刘旭在与董事长王莘发生一场激烈冲突后便辞职而去。刘旭说,当时瑞星已耗去他半生精力,离开两年内,他就一个人呆在家里休养身体。但刘旭没有真的闲着,2005年1月27日,刘旭成立东方微点,3月成功研发“主动防御”产品。

当年5月,《光明日报》发表了两篇文章:一篇文章是通讯员采访刘旭后采写,标题为《杀毒软件存在重大缺陷,我国应主动研发主动防御技术》;另一篇文章为刘旭以863专家身份发表的署名文章,名为《主动防御病毒并非天方夜谭》。
刘旭这样解释主动防御技术:传统杀毒软件有一个致命缺陷,即通过病毒特征码杀毒,只能查杀已知病毒,不能查未知病毒,杀毒软件于是存在致命的缺陷;而主动防御却是通过病毒程序的行为特征判断,未知的病毒也能被查杀。
刘旭举例:传统杀毒软件是警察抓罪犯,拿着照片比对,主动防御则是警察抓小偷,根据行为。
刘旭认为,瑞星一定感受到了东方微点的威胁。2005年6月8日,天极网有消息称:瑞星前总经理刘旭坐镇朝华安博士。朝华安博士为北京的一家杀毒软件公司。
6月16日,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发出通知,要求所有防病毒公司需要重新备案,给过北京市公安局的审批。以前仅是备案,不须审批。
22日,微点提交备案。27日,网监处找到刘旭,问了两个问题:一是你现在哪个公司?二是通知刘旭其863专家被免除。刘旭表示自己在微点,不在朝华安博士,并且询问为何免去863专家身份。网监处回答:“因为你是瑞星总经理,才授予863专家。”
刘旭当即反问:“王莘是瑞星总经理,是高中肄业,你们会把863专家身份给他?”
刘旭的863专家身份由公安部第三研究所授予,刘旭随后向公安部第三研究所人事部查询,被告知没有专家被免职。
29日,北京网络行业协会声明:刘旭坐镇朝华安博士的新闻是假新闻,在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上大量报道,给国内杀毒软件行业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及严重的经济损失,同时据政府通知,刘旭已被公安部第三研究所解聘863专家。
刘旭说:这篇声明给人的感觉是,刘旭造假,所以被免去了专家身份。
7月5日,张鹏云来到微点,声称进行资质调查。张鹏云并不问刘旭公司的研发等情况,却问刘旭:是不是人大代表,是不是政协委员,是不是民主党派人士,接着问有没有偷税漏税,有没有传播病毒,有没有偷人家病毒。
谈话并非询问笔录,而是讯问笔录。刘旭后来才知道,讯问笔录针对犯罪嫌疑人。
7月7日、12日、14日、19日,网监处天天到东方微点讯问员工。刘旭说,公司研发根本无法进行,8月初,他将研发中心迁往福州。因为东方微点产品无法拿到北京市公安局的备案证明、国家防病毒检测中心(属天津市网监处管辖)的检测报告,产品无法上市。
2006年,东方微点绕过北京市公安局,从福州市公安局拿到备案证明,2008年,东方微点最终获得国家防病毒检测中心的检测报告。

没有赢家的战争
东方微点与瑞星的故事在中关村引起轩然大波。2010年1月某日,前连邦软件总裁李儒雄从武汉来到北京,说起瑞星连叹:“可惜了。”
在刘旭的主导下,瑞星早在1999年就开始考虑赴纳斯达克上市。2000年,纳斯达克泡沫崩盘,瑞星开始考虑国内上市,并开始股份制改造。2001年,更名为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那时,刘旭与王莘的意见很统一。
2002年,刘旭主政的最后一年,瑞星营收过亿元,利润高达6000万-8000万。2007年,瑞星营收超过8亿元,利润超过6亿元。李儒雄认为,瑞星这样好的赢利模式,这样高的增长率,在纳斯达克上市,市盈率至少50倍,市值超过300亿元,起码三倍于神州数码、五倍于用友或金山。
他认为,按中关村公司上市通常的做法,上市一定会进行系列并购,中国软件业务内将诞生一个庞然大物。
现在,李儒雄的描述只能成为假设。自2005年开始,东方微点与瑞星两家公司陷于诉讼。按照规定,一家公司若存在重大诉讼,将被拒绝上市。
刘旭说自己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他仍然是瑞星的大股东。2000年完成股份制改造后,刘旭是第二大股东,持股32%,王莘持股36%,王莘之妹(目前定居加拿大)持股22%。
坐在记者面前,刘旭首次披露与王莘之间的恩怨。与王莘合作12年,磕磕碰碰难免,但分手的直接原因却是一次激烈的争吵。2003年2月12日,春节后上班第一天,刘旭发现王莘叫停了两个项目:一是硬件防火墙项目,二是叫停大客户部。
刘旭说他当时很愤怒:“我作为总裁,当时人都挖过来了,工位也安排好了,现在却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叫停。”刘旭当即向董事会递交辞职报告。两天后,即2月14日,董事正式批准刘旭离开瑞星。
采访过程中,刘旭不停地抽烟,他有些伤感——与王莘合作12年,分手的那天是情人节。而接下来,他要通过诉讼才能拿回在瑞星的股份。
于兵一案,瑞星也很受伤。2月1日,怕见光、患有抑郁症的王莘回到公司上班,以应对危局。而在此之前,包括副总裁毛一丁在内的一些瑞星骨干早已离他而去。2月4日晚,记者给远在澳大利亚的毛一丁打电话。远隔重洋,毛一丁眼已冷、心已凉,对于瑞星的风风雨雨不愿再说什么。
和瑞星相比,东方微点所受的伤害或许更大。2005年,东方微点的产品就在网上测试,供用户免费下载,但直到2008年拿到备案证明与检测报告才能销售。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