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泰戈尔

兼收并蓄 独立思考

 
 
 

日志

 
 

zz新东方王强的选择  

2010-01-06 17:0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强:永恒的追求是快乐

 

 

  在不同的生命周期有不同的人生规划,但王强对生活始终有一个观点:人来到这个世界上要快乐,人生每走一步都应该能给自己带来快乐。

  王强用简单、直率、顽固三个词作为对自己性格的概括,这三个点在一个多小时的谈话中得到很好的印证。他简单,因为他的眼神依然清澈,甚至会在谈到兴奋处发光;他直率,因为当笔者对他的话理解有误时他没有一带而过,而是摊开来讲得再深入些;无论是谈到他个人的成功,还是对成功的定义,顽固和执着作为同义词在谈话中屡屡出现。如果用这三个词形容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或许很贴切,而对于集合了北大求学任教、获得美国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硕士学位、美国贝尔传讯实验室软件工程师、新东方“三架马车”之一等等经历和头衔的王强来说,保有这样的品性是多么难能可贵啊。

  对王强的介绍不能免俗:他以北大文学学士的身份申请攻读美国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专业的硕士学位,用了两年半的时间拿到学位;他凭借出众的口才,过人的智慧进入著名的美国贝尔传讯研究所;然而,两年后,他又放弃了年薪6万美金的工作,回国与北大同窗共同缔造“新东方”神话;2002年,他的英语工作室应运而生……然而这实在难以勾勒出他的轮廓,循着王强走过的道路回头看看,或许可以能对他有个更立体的印象。

北大生活:激情燃烧的岁月

  80级大学生是文革结束后大学恢复招生的第三届,也是第一批没有经历上山下乡运动,学习生活自始没有中断过的大学生,王强即是其中一员。与那些生活阅历丰富的老三届相比,彼时的王强单纯而稚嫩。看着这些北大的学兄学姐激情澎湃地为学生会竞选筹划、发表竞选演说等,民主的意识让他大开眼界。北大平等民主的思想自此烙在王强的头脑中,并一直影响着他,而在新东方,与北大一脉相承的还是这种平等、自由的精神。

  80年代的中国正是思想界、学术界、文化界空前活跃的时代,各种文化和思想不断撞击出火花,置身北大的王强调动自身的每一份才情和热情参与其中:做80级西语系英语专业的班长,当了北大广播站的主播,又成为北大艺术团的团长,和英达、英壮这些人一起演戏。那是燃烧激情、燃烧青春的日子,这些日子给予王强的不仅有美好的回忆,还有北大那种胸怀天下、指点江山、激昂文字的气度。

转变:从学者到维修好手

  北大毕业后,王强留校任教6年,1990年带着对美国文化的困惑和深入研究的愿望,他决心自费赴美留学。而选择学习计算机专业,王强丝毫不讳言是出自生存的需求。“要在美国长久的待下去,首先要解决生存的问题,这个最基本的问题逼着我做出了一个选择,从人文研究转向实用的学科,因为这样容易就业,解决温饱问题,然后回过头来再思考我的人文问题,这样也不晚。于是我做出了一个非常痛苦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心一下,我就比较坚决,要改学计算机。因为人不能光有梦想,那会变成恶梦。梦想的意义就在于哪怕最微小的部分是不断能够实现的。说一个人有伟大的梦,临终的时候如果发现最微小的部分都没有实现的,那这种梦想在我看来是一钱不值的,对个人没有意义,对社会更没有意义,总体说来对人类也没意义,到头来只是一场空梦而已,什么都没有改变,什么都没有移动。回到生存来,这是我做出选择的本意。”

  王强拿着北大四年文科成绩找到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系系主任,通过一番“计算机最重要的是什么?——程序——程序是由什么写成的?——计算机语言——计算机语言是什么?——是一种专业英语”论述,系主任被打动,同意王强直接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两年半后,王强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成为贝尔传讯研究室的一名软件工程师。

  在美国生活的最大收获,王强说是学会了真正的自立。“自由是一个双行道。当一个文化把自由交给你的时候,你也要把自由交给别人,而这种自由包括维护你生存、尊严的自由,不能依靠任何人。在美国我学会了修理家中的水管、桌椅、甚至是换轮胎,这是以前在北京不能想象的,在北京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学者嘛,可能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讲到这,王强老师笑了,笑得很坦率。“所以美国的工作生活让我变得更加坚强,对于情感方面、精神方面、对于挫折、失败这种东西逐渐少了很多恐惧。”

师者的回归

  1995年,北京新东方学校声名鹊起之时,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漂洋过海邀请北大同学王强回国一同干一番大事。王强想了很久,参杂着对友人的信任、对讲台的眷恋、对中国经济腾飞的信心等等感情,一年后辞掉贝尔传讯研究室年薪6万美金的工作,回到北京成为拉动新东方车轮的“三架马车”之一。王强充满磁性的男中音和地道的美式发音,一开口就让能人沉醉其中,在北大6年的执教经验和美国7年的生活学习的基础上,王强于1996年开创了“美语思维法”口语培训。近十年的时间,王强执着地坚守着口语这个领域深入研究,“要么不出拳,要么就一拳击中目标。”“美语思维法”成为一种全新的、极为有效的口语表达突破法,王强也因为被学员成为“美式口语教父”。

80后留学:新一代海归将对中国经济发展产生合力

  留学的本质在于获得一种与从小养成的文化完全不同的一种文化,这种文化的价值在于获得一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将来面对问题的时候就会多一种角度、多一种解决办法或者多一份自信。眼界的开阔是留学所能做到的最重要的问题。“所以大家不要以为只有到最发达的国家去才完成了留学,实质上去比我们不发达的国家去也是获得了一种思维方式。在这个意义上,去哈佛或者去非洲从我的角度看没有差异,重要的是你走进了当地人的生活、走进了当地人的文化。我们那个年代留学咨询不发达,选择非常有限。现在80后留学一个可喜的现象是选择空前丰富,留学的目的地从美国、英国、加拿大这些传统留学国家,到乌克兰、荷兰、瑞典、泰国,只要有学校的地方,就有中国人的足迹。这种选择的多样化让我能够大概想象出他们将来的生活状态。由于多元化,他们可能学习艺术、到米兰学时装、到瑞士学酒店管理,学音乐,他们受到的束缚比我们少,这样一种人才的丰富性,等新的一代海龟归来的时候,将带来更加丰富的思维、经验,产生对经济发展的合力,这是非常令人叹为观止的。”王强老师对80后,90后留学的观点十分新颖:80后、90后的孩子更追求本真的生活,他们喜欢什么学什么,虽然留学注重实用性无可非议,但趋势是越来越多的孩子会听从内心的召唤,选择自己的兴趣所在。由兴趣引发的学习必将投入最大的激情,最热烈的专注,收获也会是丰硕而多彩的。

新东方与“三架马车”

  作为参与、见证新东方成长的一分子,王强对新东方充满了热爱,因为他和新东方已经连在一起,自己最好的时光也是在新东方度过。“我生命已经走到一半,现在回顾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经过十几年努力和大家一起把新东方推到现在的位置上,自己非常欣慰也非常自豪的。”提起“三架马车”之间的情谊,王强说:“俞敏洪现在有个烦恼、想喝酒的时候首先还会想到我、想到徐小平,我们三个人的友谊已经有28年了,经过在新东方十几年的风风雨雨,这段友谊并没有瓦解,这是最令我们欣慰的。我相信我们会珍惜这种的友谊会持续到60岁、70岁、80岁,如果长寿,会持续到90岁……”

  在不同的生命周期需要不同的人生规划,但王强对生活始终有一个观点:人来到这个世界上要快乐。人生每走一步都要认为能给自己带来快乐:出国时,王强认为出去看世界能带来快乐;回国时,与朋友一起作一件事的刺激能带来快乐;现在最快乐的是又回到北大读书时的状态,那种书斋的生活不仅让王强回归最爱的学术,也带给他无尽的快乐和宁静。

    北大读书时,李彦宏就住在我们那个楼,我们那个楼出现了两个hong,俞敏洪和李彦宏,他们两个人当年都是愤青,当时无法预测他们能成功,俞敏洪长得仅次于马云,属于外星来的人,哪有青年领袖的魅力,他有领,有袖,哪有魅力。李彦宏是学古典文献编录专业,天天拿凉水在水房里浇,压抑呀、郁闷呀,古典文献和互联网是天差地别,一个是往2000年前走,一个是往2000年后走,李彦宏创建了百度,俞敏洪也是追求一个简单的出国之梦,非常狭隘,最初无非是为改变自己的生活,但是屡次失败。
  

  同时留学最重要的价值是给我们生命带来独特性,让我们的创造力敢于在别人认为山穷水尽的时候通过自己建立的丰富经历和强大的心理承受力,敢于尝试一次。很多留学生问我,英文中最重要的词是什么?我说就是try,敢于try。动脚也动手,敢于尝试是你将来实现成功机会的惟一的办法,我个人的经历非常简单,我当年到了美国是属于第二批现代留学生,我不谈第一批承载着民族梦想的那一批,我们没法比,我这一辈子、下辈子也没法比,我只谈80后以后,我称之为现代留学生,我认为经历几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留学无意识,你出去我也出去,去哪儿我不管,只要离开中国就算了,集体无意识。学什么更没考虑,将来干什么,更没考虑,集体无意识。
    我和徐小平这一代,我认为处于第二阶段,留学产生自我意识阶段。我们希望了解文化,比如说我到了美国,我给自己打下的目标是至少在美国待十年再回北大教书。为什么?我搞美国文化,我从来没接触过美国,一个美国人都没见过,去了还和中国人交流,我怎么有资格回来谈美国呢?我想在那儿待十年,必须待下来,签证,一个最基本的技术指标要有工作,工作在哪儿呢?我得有技能,技能在哪儿?美国需要什么?不需要我搞中国文化,也不需要搞英语,美国人全会,连要饭的都比我说的都更加地道,有很多俚语我听不懂,我还反问,他一看连要两块钱都这么麻烦,就不要了,所以无知有时也有力量,生活充满着辩证。
  我是当年数学学不下来才改学文科,因为当年中国的传统意识,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其次是二等公民,既然数理化没有脑子,就背背吧,就学文科。但是我这个文科到了美国没办法靠我在北大十年的积淀继续舒适过我的学者生涯,因为我找不着工作,最后研究别无选择,必须训练一个技能,什么技能?我一想90年,那时美国IT正好蓬勃发展,我就别无选择必须拿下计算机,但是计算机谈何容易?
  计算机需要知道两个东西,一个是数学,一个是计算机。我的数学是零,我80年考到北大之前,我所在的内蒙古包头的教育水平现在也难以想象。我还是文科,当时高中毕业考到北大的时候,基本达到算数的水平。计算机根本没摸过,80年代难以想象,现在你们人手一机,甚至人手好几机,还有互联网,当时学校有一台主机就不得了,安放在学校最隐秘的地方,校长都摸不着,小偷更找不着。我连计算机都没见过,这么一个背景,我要学,这是生活给我的第一个挑战,如果这个挑战我过不去,甭留学了,晚上就回来了,根本留不下去。最后我吭哧吭哧侥幸地走进纽约州立大学。
  当然由于时间关系,我不跟大家分享怎么走过去,当然光明正大,通过自信,通过英文的底子说服了美国人,美国人心灵比较单纯,他愿意相信你的潜力,愿意给你一次尝试,也愿意try,美国人动脚、动手能力比较强。
  第一天,我拿到通知书的时候我心花怒放,我想天呐我的梦想要实现了,人生如此容易,经过45分钟的游说我就获得了硕士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这在中国不可想象。但是第一天上课我尝到什么是人间地狱,第一门课微积分,一想到微积分我想到三个汉字“危机加上人格要分裂”,而且讲这门课的老师是印度老师,英语比微积分更加玄妙,我一笔都没办法记下来,讲的什么极限极限,我想天呐有限我都搞不清楚,什么是极限。但是我想人生的梦想必须先获得一个技能,我才能走进社会,必须养家,才能承受我肉体的生命,才能有梦想腾飞的那一刹那。我补了半年的本科,最后咬着牙杀出一条血路,两年半时间攻读了计算机硕士学位,最后老天不负我,我最后走进了贝尔研究所。
    实际上这个背景告诉我,留学广义来说是扩大你灵魂承受力最大的试金石。有一个现象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意,从我们班级来讲,当年北京地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到了我们班比例非常高,我们都是几十万人中间有一个考进来的,北京至少有7、8个名额,我们班一共50个人,超过10%。但是从后来人生事业奋斗做出的成绩来讲,我认为凡是没有走出北京的人,他动力不大,因此他成功的概率不大。像俞敏洪,他连当年进北京的资格恐怕都是开拖拉机来的,他既然进来,拖拉机也坏了,他出不去,怎么办?他必须痛下决心。我是从内蒙古来的,我知道内蒙古的生存状况,我知道我必须改变命运,我留在北京就算是天掉下来一个大馅饼,因为我必须超出比别人更多的力量来奋斗,我才能获得留京的资格。后来发现凡是来自那些生活条件比较差的环境,好不容易进到这个环境的,而且他不愿意舍弃这个环境的人,最后才能做出很大的成绩的人,这个概率是非常大的。
    我要跟大家分享的是这一点。另外一点,对90年代留学生的一点寄语,留学时代经历过集体无意识、有意识,下一段我觉得真正留学价值的提高在于真正个性化的时代。这一点靠父母和同学共同完成,因为我们留学年龄段越来越小,你让他无意识,他还进入不了,他连无意识都进入不了。我们父母拿着钱要把他出去,但是这一点父母首先要想开,互联网带来整个人类生存本质的改变就是民主化、个人化、个性化时代,还有创意化。这一点东西是未来的潮流。只要你符合这些东西,他就是未来的公民。因此,现在青年留学生,现在大部分人出去学商科,第二是计算机,固然可以,固然这是现在社会需要的东西,但是当这个社会已经蓬勃发展的时候,坦率讲当你学成归国的时候,你的含金量会大打折扣。
    为什么?因为太多人,就像都能够被哈佛录取,固然中华民族是一个值得荣耀的事,90%都是中国人。但是回来都是哈佛人,我们干什么?可能就没人做包子,没有人做包子,一半哈佛的人就饿死,创造力就锐减。但是如果你学了包子,世界上各国的包子,能够做到230种,满足各个国家的风味,不仅你能喂饱哈佛,耶鲁也没问题,新东方也没问题,俞敏洪就聘请你,可能挣的工资比哈佛的人更多,因为所有的人都要买你的包子,所以功夫熊猫以包子作为文化象征不是没有道理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