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泰戈尔

兼收并蓄 独立思考

 
 
 

日志

 
 

zz潘石屹相关  

2010-01-03 21:1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石屹与盐

——读《潘石屹的博客》

 张欣的家(当然也是潘石屹的家)我去过多次,潘石屹的办公室我只去过两次。一次是12年前某个夏日的晚上,我到他的办公室向他请教有关房地产的某些技术性问题。当时,他主持开发的北京万通广场刚刚完成在NET系统的股票发行。他笑吟吟地接待了我,第一句就说:

“你猜今天下午谁来了?”

我摇摇头。

“是某某,以前你的同事呀,”他收掉了笑容说,“我听了他的故事,很感动,也很难过,我替他买了100万股的万通股票。我只剩50万股了,给你,如果股价下跌,亏损算我的;如果上涨,差价是你的。”

虽然我不好意思接受他的好意,但即便是时间的抹布也未能抹掉我心里对他的谢意。他是这么多年来我所有认识的人(包括老友和初识者)中唯一提出要替我买股票的公司经营者。

第二次到他的办公室是新近的事。我的新书《加减:博弈与设局的中国功夫》即将出版,他和张欣听说了,立刻同意出版社的要求,在他们的SOHO尚都样板间为我这本书搞首发式。我去他的办公室商量操作方案,他用一杯咸不咸、苦不苦、甜不甜的莫名饮料招待我。张欣来了后我才知道,今天是他们俩的斋戒日,他们在日出与日落之间不吃任何东西,顶多喝点饮料,我刚才喝的就是那东西。据说,每个月,他们都有几个这样的日子,给自己的肠胃“清零”。

自己有了,不忘记别人无;钱包鼓了,还有心让肚子瘪,这就是相貌普通而品质不普通的潘石屹的为人。他看上去,就像一撮粗盐,白不如雪,透不如玉,不适合把玩。但所有人都知道,盐砾不是用来看的,而是用来吃的。珍馐少了它无味,人体少了它无力。潘石屹自己就把自己比作盐:

 “我与现代城的关系如同盐与山珍海味(的关系)一样,人们把盐称为食物中的‘君子’,盐要恰到好处,把山珍海味的美味带来之后,自己要躲在外面(也许写作‘里面’更合适——本文作者)。如果在山珍海味中加多了盐,这时盐就变成了‘小人’,破坏了山珍海味的美味。”(《潘石屹的博客》,第42页)

 潘石屹从这个意义把自己说成盐其实并不准确,他并非总是躲在“山珍海味”里面,也并非总是不突出自己的名。倒不如说,他最像盐的地方是:躲避小热闹,喜欢大热闹。盐一旦被装进了盐罐子里,就安静地躺在那儿,你不用担心它会爆炸;但盐在海里时,便会汹涌澎湃,波澜壮阔。潘石屹也是这样。他只要一被装进了家庭的罐子,就老实了,别人的议论风生似乎与他无关,他总是笑咪咪地在旁边听着,呆在别人不注意的地方。他自己写到过一次家庭聚会:

 “在场的几位都是艺术家,有搞音乐的、搞电影的、搞文学的,那晚他们是凑齐了。他们热闹地谈着艺术,我早早地先去睡觉了。据说他们聊到了凌晨三点半才散伙。”(同上,第100页)

 “据说”?据谁说?当然是据他的夫人张欣说。在自己家聚会,你早早去睡觉,陪着客人的自然是女主人了。是潘石屹不喜欢电影、艺术和写作,更喜欢睡觉吗?自然不是。不喜欢电影怎么还当了电影《阿司匹林》的男一号?不喜欢艺术怎么还出了摄影集《西行25度》?不喜欢写作怎么还在新浪网上开了名人博客,而且一写就刹不住车,还编辑出版了这本迅速爬上畅销书排行版的《潘石屹的博客》?可能的解释只能是:他不喜欢小热闹的文学艺术,喜欢大热闹的文学艺术。不喜欢“聊”的文学艺术,喜欢“做”的文学艺术的。

坦率地讲,在阅读他的这本书之前,我既没有上过他的博客网页(对他的点击率一点贡献也没有),也不看好他的写作能力。我之所以在阅读之前就自告奋勇要为他写这篇书评,是因为有报李之想。等到我读完他的第一篇文章后,我就像在高烧之后喝下了一杯温盐水一样,既津津有味,又温润解渴,还有益于健康,心里有难言的舒坦。越喝越想喝。

与那些搔首弄姿,泼皮骂街,甚至自暴隐私的勾引型博客不同,他绝不是用身体的某个器官在写作,而是用血液中的盐和骨头里的钙在写作。朴质无华,亲切谦和,是他的风格。他为文言之有物,不怨不怒,不雕不琢。他写了少年时的贫贱,也写了成功后的富贵,但他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孟子关于大丈夫的三条标准,他至少满足了两条。他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根据他写的博客来看,关键是坚持了两条:一是“倒杯子”,二是“照镜子”。倒杯子就是把自己像杯子一样倒空,他又称为“给自己清零”:“让自己重新成为一无所有的状态”,像空杯子一样,“给杯子里装进智慧,装进创造力”(第82-83页)。照镜子就是常常从镜子里看看自己,在大获成功之时,自己脸上是否有“‘小人得志’的样子”(第80页)。

《潘石屹的博客》虽然写得质朴,但并不平淡。他的文字生动而幽默,含蓄而深刻。请看下面我随手摘来的两小段文字:

 高晓松又说,写作一定要有气氛,像古代的诗人,……这些诗人大部分都是在青楼里写出优美的诗歌,如果自己一个人关到黑屋子里就没有任何启发,看不到美女是写不出好的作品的。……我忍不住插话说:‘你把新浪博客比成青楼了。’高晓松说:‘青楼和妓院是两回事。’然后又是一大堆理由。”(第12页)

 “那一年的一天傍晚,村口土坡上一队年轻人又是敲锣打鼓,又是喊叫。我的父母急忙从屋里跑出去听,回来说是‘九大胜利闭幕了’,妈妈对爸爸说,主席还是毛主席。爸爸没有表情地说,那当然。我在纳闷这样大的会,没有召开,怎么就闭幕了。”(第28页)

 如果把浩瀚的博客比作一片喧嚣的海洋,潘石屹的博客就是这海里的盐,如果你厌倦了海的泡沫,那就请你尝尝这撮盐吧,当然,要把它适量地放进适合于你的美味里,假如没有禽流感,鸡汤最好。

 

                                    2006-4-14于北京

 

潘石屹的“草根哲学”

——读他的新著《我用一生去寻找:潘石屹的人生哲学》

在生活中,你遇到一个有平民气质的平民不难,遇到一个有贵族气质的贵族也不难,难的是能遇到有贵族气质的平民,和有平民气质的贵族。换句话说,见草是草,见树是树,这不稀奇,但你能见到一根有大树气质的小草,和有小草气质的大树么?这儿就有一个,他叫潘石屹,中国SOHO是他的外形,大树树冠的外形;这本书是他的气质,小草草根的气质。

翻翻这本书,你能闻到一缕缕青草的香气,看到一片片柔软的葱绿,听到一阵阵轻微的窸窣,那不是绸缎和耳鬓斯磨的声音,而是微风吹过草叶的声音。这本书里的每行字,都像是一片片草叶;每片草叶,又都像作者絮语时轻轻卷动的舌头。不同的是,草的话是说给风听的,潘石屹的话是说给我们听的:

“当别人告诉这位智者我整天在网上写博客,我的博客有许多人看时,他提醒我,要有仁慈的舌头,千万不要在人心中播下不和的种子。”

我想,草叶的舌头应该是仁慈的,就像美国大诗人惠特曼的舌头一样。但潘石屹写的并不是《草叶集》,而是沿着草叶深入到根部,写了一本通俗版的人生哲学,我很想将之称为“草根哲学”。这个哲学平易得就像你每天早餐喝的那杯牛奶。

——要有根。这似乎是潘氏“草根哲学”的第一章。什么是人生的“根”? 潘石屹告诉我们,人生的根就是“爱”与“自信”。恨也是一种根,“仇恨入心要发芽”,那还不生根?但从恨的根上会开出恶之花,“以恶对恶,增值的还是恶”,被恶霸占的人生,就像是被毒蛇缠身的兔子,能有什么指望?所以潘石屹说:“我永远相信爱的力量,而相信就是力量。”而有爱的人就有自信,自信的人才会诚实,诚实的人才能成功。所以,在潘石屹看来,爱是人生的第一只桶,自信是人生的第一桶金:

“经常有人问我第一桶金怎么来的,从哪里得到的,有多少。其实每次别人问我这个问题时,我都想说,人的第一桶金是自信。即使你没钱也不要怕,自信就是你的资本。”

我可以为他这段话背书,他当年被海南万通派到北京开发新项目,只带了几万块钱,但肯定在行李箱里放了很多自信进京。如果我没有记错,他最早住的是南兵马司招待所,那地方我也住过,干净,但很简陋。几年后,阜成门的万通广场落成,它当时是万通系最大也是唯一一家发行法人股的地产项目。

——要平凡。平凡,低调,简单……这些词都可以用来定性被你看到,或被你踩在脚底下的小草。不过,当你走进一片丰美的草地时,你就忍不住想躺下来,读几页书,或者无所事事地晒晒太阳,这是说,平凡的东西让人亲近。潘石屹所推崇的平凡,包括必要的“迟钝”,甚至“缓慢”,特别是“简单”: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一个民族向上的时候,它总是简单和大气为重要的风格;凡是这个民族衰败之时,从建筑、家居、服装、装饰到语言表现出来的都是繁杂和多余。能把简单作为自己的世界观,成为自己做事情的指导思想,是走向成功的一个要素。你会在简单中获得成功。”

潘石屹特别看重谈话和人际交往中的“平凡”。最平凡最受人欢迎的交谈者是“倾听者”:“大多数情况下,当一个好的听众,欣赏别人的表现,就是建立人际关系的第一个好办法。”最糟糕的想法,就是“今天要用语言征服那个人。”结果是针锋相对,面红耳赤。“你看有些人,瞪着眼睛看你说话,你以为他听进去了,他没有,他在找你说话的间歇来插言,来抢话。他是一个全神贯注寻找发言机会的人,就像一个蹲在路边虎视眈眈准备拦路抢劫的强盗一样。”读到这儿,对照一下我自己,只能叹口气,看来,世界上最不平凡的事,就是甘于平凡呵。

——要合群。在潘石屹看来,生命是一个共同体,就像草一样,一根草活不了,草连成片,才成气候。但他这样说,并不是要搞生命共产主义,他不反对“个性”,也不反对“自我”,他反对的是过分的“自我”。他把“自我”比作盐,没有它,没有人生的美味,多了,就破坏了美味。既要自我,又要群体,怎么办?磋商。自我通过磋商达成与别的自我的合作,所以他认为,“人人参与的磋商才具有普世价值”。杜甫有诗云:“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独树一帜的繁枝容易凋落,细细磋商的小草和嫩蕊慢慢茂盛。

——要无为。世界最无为的生命大概就是草了。它不追求什么,也不拒绝什么,不逃避什么,也不挽留什么。起伏随风吹,荣枯顺岁时。作为企业领导人,潘石屹认为,公司做得越大,越要无为而治理。无为而治,其实是顺势而为,“我们好像水上的小舟,依托流水的力量前行。我们要尊重它,感应到它,顺应它。如果你以为你有一点权力,可以无所顾忌,搞乱生活,是一定会受到惩罚的。”禹作敏、牟其中等人如果能早一点悟出这个道理,下场肯定要好得多。

关于潘石屹这本书,当然还有许多话可说,比如要顽强,要敬畏之类,不过,如果一定要我对它提出一点批评意见,我最想说的是,潘石屹的哲学是一个有明确人生目标的人的哲学,不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的哲学,后一种人欣赏的不是地上的小草,而是空中的微风和天上的白云。

2008年4月17日

——原载2008-4-28《经济观察报》第48版“商业评论”(提前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