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泰戈尔

兼收并蓄 独立思考

 
 
 

日志

 
 

zz黄恒学  

2010-01-21 18:0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获三个博士加一个博士后学位———

  ■出生于全国闻名的“教授县”

  ■现为北大政府管理学院教授

  ■主张为享受而读书,博学与专才兼顾

   他在国家恢复高考制度之后第一批走进大学校园,之后的20年里他一直在不停地求学、求知,直到1998年他41岁时,先后获得了六个学位,其中包括三个博士和一个博后学位。“三博一后”的成绩,使他被称为“学位高人”,也使他成为常人眼中的“怪人”。

  在这篇人物报道中,首先我们要告诉您的是有关他学习方面的传奇,同时我们更想告诉您,这位高人对待学习、对待知识的观点,以及他会给我们当代大学生带来什么样的启示。

  您在工作中一定也需要充电读书,黄恒学为您总结了有关读书学习的经验之谈:比如如何做到博学与专才;如何对待读书的不同目的。

  如果您是大学生或是高学历,正为找不着工作而发愁,您不要有怀才不遇、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慨。黄恒学有很多观点会令您恍然大悟。比如说“高学历失业或者是因为读死书,不懂得真知识”。

  是什么样的书让黄恒学一写就是30年?这是黄恒学要用所学知识造福那些患上心理疾病的现代人。

  五年级时自办图书馆,成为孩子们最爱去的地方

  人如其名。正像他的名字一样,黄恒学一直坚持不懈地走在学习、探索新知的道路上。对他而言,人的成长只是不断地更换学习的时间、空间,不断地改变学习的内容、方式,但永远不会离开学习。

  从1964年上小学到1998年博士后出站,34年的读书生涯中,他先后获得了哲学学士、经济学硕士、心理学博士、工学博士和经济学博士五个学位,并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三博一后”的成绩不仅见证了一位学者的勤奋和努力,更包含了一颗热爱知识、追求真理的心。

  黄恒学现任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公共经济学系主任。在他的办公室里,黄教授向记者介绍了他的治学生涯,并交流了作为一名学者多年读书的心得体会。

  黄恒学出生在湖北省蕲春县,这个县是全国闻名的“教授县”。截至1985年蕲春县当地《教育志》出版,共登记入册副教授以上学者221位。蕲春县的东长街只有百余户人家,约500米长,20世纪却从这里走出了一百多名博士、教授,而且接近一半留洋海外,号称“博士街”。这里,正是黄家祖居所在地。

  提起往事,黄教授动情地说,“容易忘是少年志,不能忘是儿时梦。”6岁以前,他是在刘河镇外婆家度过的,外婆就是他的启蒙老师。6岁那年,黄恒学搬回蕲州镇东长街黄家祖居。蕲州镇是个千年古镇,门楼牌坊四处林立。那里的古城墙、古城门、石板路以及街道两旁的青砖木梁房,至今还让黄教授记忆犹新。刘河镇是一个小山城,蕲州镇是一个小江城,从山里到江边,所见所闻只限于那个封闭的小天地,但地方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传统价值还是为黄恒学打下了终生的烙印。

  在风景秀丽、民风古朴的故乡沃土上,黄恒学求知的好奇心得到了极大的滋养,一个充满未知的世界让儿时的黄恒学感到天地之大,一种属于孩子的原始的探索的愿望和力量萌发了。现在,黄恒学仍然深深感慨,“学习是激发人的生命原动力的非常好的方式”。

  1969年,黄恒学五年级的时候下放到黄土岭公社劳动。下放的农村没有电,就点煤油灯,他经常在暮色中、甚至月光下看书。天气热了就拿凉水头上浇一浇,还是要看书。黄教授语重心长地说,读书首要在自觉。“文化大革命”时期,没有人教你读书,没有人逼你读书,那时爱读书才是真的发自内心。

  那个时候,黄恒学的父亲送了他一个半导体收音机,在闭塞的农村,这个小收音机是全村人唯一的娱乐工具,也是仅有的与外界接触的渠道。黄恒学家境在当时还算不错,家里经常给些零花钱。因为生长在李时珍的故乡,黄恒学那时已经认识几百种中药,常常去山里采中药卖给供销社,也能得一些零用钱。这些钱都被他用来买书了。在他的小屋里,积累了四五百册书,多是些小人书、连环画,还有科普小册子。黄恒学自己刻了个木头章“黄恒学图书馆”,把藏书都盖上章,图书室便开张了。于是,小村里就多了这么一个孩子们都爱去的地方。一个知识贬值的时代,一个信息不畅的村庄,有这么一批书在孩子们中传阅,是多么动人的景象。

  这个图书室一直办到1976年,黄恒学离开黄土岭回城去银行工作。而今,黄恒学已经有了四五万册藏书,是当年的百倍之多,但他仍然保存着一些盖有“黄恒学图书馆”印章的书,纪念那段珍贵的日子。黄教授说,他最怀念的就是在农村下放的那一段日子,自己挑水种菜、砍柴烧饭,又有老屋青灯、夜读之乐,一点不觉得受苦,相反,真正在农村这样一片开阔天地的大学校受益匪浅。“魂牵梦绕”,黄教授用了这个词来描述自己对那段岁月的感情之深。

  他表示:研究生应少看教材多读论文

  谈起曾经的老师,不论是小学老师还是博士生导师,黄恒学的语气都充满了敬重。也许是年龄的缘故,回忆往事时,49岁的黄教授对一些细节记得特别清楚,他很细致地描述故乡的景色,农村的生活,甚至记得下放时用的收音机是南京无线电厂生产的红灯牌,对于恩重如山的老师,更是皓首难忘。

  下放时,城里的好老师都到农村来了,教学特别有水平,黄恒学至今都印象深刻。小学时的数学老师李均光,讲课思路特别清晰有条理,“学问非常棒”;语文老师张锦一直教了黄恒学五年,她的普通话特别标准,对学生也十分关心和爱护;高中时的语文老师李如青曾经在评点黄恒学的作文时说他将来肯定成大器,黄教授至今记得这句让他鼓舞也给他压力的赞赏。高中毕业的一个晚上,李老师的一席卧谈也让黄恒学坚定了好好读书的决心,虽然那个时候想不到还有机会进大学学习,但自学是不能中断的。

  到了大学,黄恒学又遇到了许多好老师,不仅是学问上的导师,更是生活中的亲人。陈立教授是黄恒学在杭州大学攻读心理学博士学位时的导师。记得刚进校,陈先生就给了他两本非常厚的英文原版《高级心理学》,让他一学期读完,并提出一百个问题。黄恒学一个星期就拿着一百个问题去找陈先生,结果被严厉地批评了。那时他才明白,要提出真正的问题比回答问题还要难。陈先生在学术上是严谨、严格的,但和学生交流也十分平等、民主,尊重真理而不是权威,讨论中也会谦虚地承认错误,这些都让黄恒学很钦佩,更加明白了一位学者应当具有的品格。

  正因为有这么多好老师的教诲,黄恒学对“老师”这一职业特别有感情。老师们对他的厚爱就像亲人一般,去家中上课也像回家一样,浓浓的师生情也是黄恒学眷恋校园的原因之一。“老师是指引方向的人,有时真的觉得老师是天底下最好的人,”黄恒学真诚地说,“每位老师都是一所大学校。”

  老师的言传身教深深感染了已为人师的黄恒学。现如今,黄教授对他自己的研究生也要求很严,他认为研究生应当少看教材,多读论文、专著,这才是研究问题。而且,研究生读书尤其应当有耐苦精神,博士研究生至少看1000篇相关论文、读300本书,不然没资格写文章。同时,和学生也有轻松、平等的交流。记者有幸和黄恒学教授及几位学生共进午餐,席间谈笑风生的场面颇有魏晋时期清谈的风度,当然也不乏严肃的学术指点,令人为大学里这样自由的教学环境而动容。

  寄语青年:高学历求职也要发挥主动性

  读了这么多书,黄恒学对于读书有自己的一番理解。很多年轻人苦于读书或者静不下心读书,而黄教授则是对读书情有独钟。在采访中,黄教授语重心长地讲了读书之用的问题,希望对青年朋友有益。
  “不能否认,读书的目标是多层次的。人应当先求生存再求发展。读书为了谋生无可厚非,事实上,读书首要是能够学会生存的本领,但是,为生存只是读书的一个目的,只停留在这个目的上就成不了真正的读书人。
  “真正的读书人应该是纯粹的读书人。当然,并不是说纯粹的读书人是书呆子、死读书,而是说纯粹的读书人没有书外的、或者说功利的目的,是为读书而读书。这样似乎是在玩文字游戏,并没有直接明白地说明读书的目的。那么,究竟为什么读书呢?黄教授理解的角度很有意思:设想一下,人若吃不饱穿不暖,一定首先想要谋生存、解决温饱问题;而一旦人衣食无忧,就会想去了解、探索世界的奥秘,这才是人生最大的乐趣,也是生命的价值所在。也许有人会说,一个人终其一生也没法弄清自然界和人类社会所有的秘密,但这并不是悲观的理由,相反,乐观地看,正是有限的人生面对无限的奥秘才有探索的乐趣,如果所有秘密都揭开,人生就会沦于无聊了。所以,在生存的目的满足以后,就应该享受读书,享受这样一个过程。天下之乐,读书最乐。
  “最后,读书应当求发展。人的梦想都是在学习中获得的,通过读书可以发现新的问题、学习新的道理,新的价值观念,更重要的是寻求新的梦想,提出新的目标。”
  针对现在大学生就业的严峻形势以及很多高学历人才难觅用武之地的状况,黄恒学说,“只要真有才,不怕没有用。怀才不遇是缺乏自主性的结果。知识就是力量,怎么会没用呢?高学历失业或者是因为读死书,不懂得真知识;或者是因为别人不善于发现你所具有的知识的价值,这样就需要自己用自己,让别人看到你的知识的价值。一个人要想发挥自己的能力和优势,不能靠别人来用你,要成为自己的主人,把握知识的命运。”
  走进大学殿堂,一学就是20年,先后获得了五个学位
  1977年秋的一天,黄恒学从广播里听到国家改革高校招生制度并即将恢复高考的消息,很是激动,用他自己的话说,“顿时心血来潮,尘封已久的梦想再次复苏”。没有任何人提醒和动员,他连夜骑车赶回家里,从阁楼上将所有的中学课本和参考材料统统搬到单位宿舍,开始了紧张的复习。
  他原本想学数学或者物理专业,但由于中学时期学得不系统,工业基础知识、农业基础知识这一类的教材替代了理化课程,心里没有把握,所以就改为报考文科。黄教授笑着说,那时只想有大学上是第一位的,至于专业什么的都是次要的。
  他回忆说,当时屋里的家具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脸盆架,因为要考地理,所以一面墙上挂了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对面的墙上还挂了一幅“毛主席去安源”的油画和一张鲁迅的画像。在这间陈设简单的宿舍里,黄恒学复习了不到两个月就走进考场了。考试的最后一场,他前后左右的位子都空了。
  最终,黄恒学拿到了武汉大学哲学系的录取通知书。
  1978年3月,黄恒学走进了大学校园,这一呆就再也没有离开大学。20年磨剑,直到1998年,他先后获得了五个学位,包括武汉大学哲学学士、武汉大学经济学硕士,以及三个博士学位:杭州大学心理学博士、清华大学工学博士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并在北京大学完成了博士后的研究。
  “专家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是残疾人”,这促使他获得“三博一后”
  很多人会好奇,一个人怎么能攻读这么多学位,何况专业都不一样?黄教授却笑称这段经历很有些偶然因素。他讲,偶然的东西就会有传奇色彩,人生很多事情是偶然的,可以说每件事都是个传奇,每个人的故事也都是个传奇。但三个博士学位毕竟是很少见的,也可称得上传奇中的传奇了。
  最初学习哲学,完全是服从分配,但是现在回忆起来,黄教授坚信,真正的读书人必须学哲学,当初进哲学系是进对了门,使他接触和思考了最基本的价值和方法问题,受益终身。
  而硕士研究生选择攻读经济管理系的世界经济专业则是和时代背景息息相关。
那时正值改革开放,是思想解放的年代,所有的东西都在变,世界变化很快,热血青年志在高远,想要干一番事业,于是就从抽象的哲学转到了具体的经世济民的专业,专业方向是外国经济管理。
  研究生毕业后,黄恒学选择了留校任教。难以割舍在大学里快乐的读书生活,他觉得校园是最适合他施展才华的地方。黄教授认为人的选择就是由自己的价值观念决定的,出国、下海,这些诱惑在黄教授那里都没有让他动摇,没有什么激烈的思想斗争,就是一条心做学问了。
  黄恒学的确是在享受在大学学习的每一天,享受那种每天都有成长、都有进步的充实感,他用了八个字概括那种惬意幸福的学习状态:“天真快乐、好梦无边。”
  确定了治学的理想后,念一个博士是提高自身学养非常必要的选择了。当时武汉大学的经济管理学系刚成立不久,还没有设立博士点,黄恒学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报考专业和导师。一天,他在《光明日报》上看到一则招生广告,得知杭州大学心理学系陈立教授招收工业心理学专业管理心理学方向的博士生,眼前一亮,决定联系报考。最终获得了他的第一个博士学位。
  1989年秋天,黄恒学又打算报考清华的经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的博士,并参加了面试,1990年春天才接到导师来信,告知已被录取。但由于他个人的原因,两年后才正式到校注册,其间一直也没有中断学习。由于清华那边没有及时注册,1992年黄恒学又报考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在职博士生,也被录取,学习财政学方向。1995年,黄恒学拿到了清华的博士学位,在导师推荐下去北大博士后站作研究,1996年又拿到了社科院的博士学位,1998年从博士后站出站,完成了“三博一后”的治学阶段。
  之所以学了这么多,一方面是由于管理学本身涉猎广泛的特点,另一方面也是和黄教授对专业和通识的理解有关。他说,专业无疑是一个人的核心竞争力,但专业特长不能取代其他的知识,专家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是残疾人,是片面发展的,只有能够触类旁通的专才才能真正地深入自己的专业,否则只能是两眼摸黑向前跑,缺乏学科间联系的视野。社会化的分工使人片面、单调、贫乏,由此更要注重通识教育。专才和通才不矛盾,关键是要协调好。

  痛击学术腐败,崇尚知识原创,著书600万字

  作为一个读书人,黄恒学坚守着自己的兴趣和梦想———“做个永远的学人”,以探索知识为己任,永远把自己当成小学生,永远不懈探索。
  在谈到学界目前的浮躁、腐败风气时,黄教授的语气一下子加重了,“现在的学界有太多学阀、学混、学家、学痞,搞学术利益集团、学术垄断,破坏学术创新,滋长学术腐败,十分可气、可悲!”
  黄恒学认为,真正的学者应当是知识的原创者。他说,“学者的任务有三,创造知识、传播知识、应用知识,创造知识的价值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当然,传播知识也很重要,如果缺少了原创,只能是‘学贩子’,称不上‘学者’。‘学者’没有一流二流之分,二流的就不叫‘学者’,‘学者’都是一流的,都是具有创新性的,创造和发现是学者最大的价值,哪怕只有一点点,也是值得敬重的。”
  黄教授教书育人多年、著书立说也已经有600万字,已经在“创造知识和传播知识”方面做出了努力,他明年就50岁了,60岁退休之前他还是希望踏踏实实把学校的工作做好,退休之后想再写十年书。至于“应用知识”,黄恒学还有自己的想法,70岁后要再办企业。一直坚持锻炼身体的黄教授满怀信心地规划着自己的晚年。
  另外,黄恒学还有一部已经写了30年的书稿“黄恒学疗法”,是针对现代人的心理疾病的一本书。李时珍用中草药治疗身体的病,黄恒学希望用语言文字治疗心理的病。现代生活的确出现了很多问题,黄恒学一点一滴积累着自己对这些问题的思考,他确信,人的心病都是来自自己的想法,通过价值、信仰等等意识的调理,是能够改善人们的心理状况,提高生活质量的。平时的交流中,他也会和朋友谈及书中的一些道理,大家都觉得不错。
  不管怎样,读书人的梦想还是离不开书,离不开教育。黄恒学还想办几所学校,分别叫“黄恒学院”、“黄恒学校”、“黄恒学堂”,一个是高端的学术研究机构,一个是义务教育的学校,一个是现代私塾。“凡事预则立”,黄教授认真地筹划着自己办教育的理想,让更多的人能够像他那样享受学习,通过学习受益。

  ■采访手记

  带病接受采访

  采访黄教授就像在上课,上了一堂关于如何对待学习的课。学习为了什么,学习的目的有哪些层次,学习的专业应当如何选择,针对这些青年学生常有的困惑,黄教授娓娓道来,人生的大道理经他一言,一下子变得很简单。采访当天,黄教授因感冒身体不适,谈话中还不时咳嗽,但他还是非常耐心地解答记者的每一个问题,整个采访中喝掉了两瓶水润嗓子。他非常乐意和年轻人交流自己的经验,在介绍这些经验的时候,黄教授特意强调,一方面,绝不宣扬自己,只求这些亲身经历和体会能够对年轻人有一些启发和借鉴;另一方面,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没有谁的更高明,所以不必刻意模仿,要有主见,勇敢地走自己的路。黄教授面容清瘦,穿着板正,举手投足颇有绅士风度,骨子里坚守着学者作风。他是耿直的,批评学术界不正之风时连说“只管发表,不怕得罪人”;他是大度的,强调学者要提携后人、扶持后人,让学生超过自己才是老师的成功。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黄教授终生学习的习惯,“学习有很多种方式,不是只有在学校里才能读书,年轻人要随时读书,随地读书,在学校要学习,离开学校更要自知自明、自我监督、坚持自学,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
  希望所有人都能以“恒学”共勉,持之以恒,学无止境。
教育背景:
先后获得哲学学士(武汉大学)、经济学硕士(武汉大学)、心理学博士(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工学博士
( 清华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经济学博士后(中国社会科学院)、管理学博士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
学院)

指导课程:
担任MBA(工商管理硕士)、MPA(行政管理硕士)、DBA(工商管理博士)学位课程主讲教授与学位论文指导
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公共管理、企业管理、哲学、心理学、财政理论

其它:
黄教授主持项目:主持和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我国事业单位现状及其改革方向"、"中国事业管理体制改革的目标与财政对策研究"、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市场创新研究"、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我国事业单位管理体制改革研究"、国家体育总局专项科研基金以及其他多项省部委级科学基金项目的研究。兼任多家企业与政府机构的管理顾问与政策顾问。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