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泰戈尔

兼收并蓄 独立思考

 
 
 

日志

 
 

找魂-王志纲北大讲课实录zz  

2009-12-28 14:26: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课程将分为四讲,分别是“解读中国”、“识人阅世”、“超越与发展”和“生涯规划”。

第一讲:解读中国

美国三百年,中国三十年

他说他第一次去中国是1991年,到了浦东。当时上海的最高领导在浦西请他吃饭,指着浦东对他说:未来将在那里打造一个中国的“曼哈顿”,你要有意来投资,我给你五百亩地。当时他一听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吹牛皮,曼哈顿是上百年慢慢沉淀下来的,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纽约作为一个世界级的中心城市,才打造出来一个曼哈顿。上海凭什么?你让我来投资,说给我五百亩地,有没有法律保障,到时候会说变就变,就这一片稻田,要想打造曼哈顿绝对不可能。这就是当时的他,按照一个典型美国人的思维方式,觉得这很荒唐。

 但是没有想到,等他十年以后再陪小布什去上海参加欧佩克(APEC)会议,一看傻眼了,一个类似曼哈顿的建筑群就这么在浦东崛起了。小布什更是惊讶,因为他七十年代的时候曾经骑着自行车在上海滩转过,自以为是中国通,其实并不了解中国。等他再看当年的那块地,更傻眼了,就是后来的汤臣一品,是八万块一平方的房子。这对他的刺激特别大,于是他发誓要成为一个中国通,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他一趟趟往中国跑,想要跨越两种文明、两种法律体系、两种观念,现在的他已经可以谈出一些对中国的深刻认识了。

 讲到最后,他有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美国三百年,中国三十年”。大家记住,这句话非常关键。他说,从新教徒被迫害乘坐五月花号从英国到美国大陆,像当年的犹太人一样去寻找上帝的应许之地,到后来的独立战争、南北战争、西部开发,通过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经历了将近三百年的时间。而中国三十年就几乎走完了美国三百年所经历过的经济发展过程。三百年这么多代人,每一代人的经历是有限的,而中国一代人却经历了几乎全部。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人看不懂中国是可以理解的,单单用美国的价值观和哲学把握不住中国。从另一个角度上说,中国在充满了全球罕见的机会的同时,也面临着全球罕见的难题。中国人是幸运的,是非常令人羡慕的,能够经历这样一个千百年未遇之变局,这样一个天翻地覆的历史阶段。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如果谁能说清楚中国的千年之变,谁有可能便是未来的诺贝尔奖得主。林毅夫的一个观点我非常欣赏:中国现在还出不了诺贝尔奖得主,因为中国还没有成为世界经济、政治和文化的火车头。但是,当中国经济成为世界主流的时候,中国人拿诺贝尔奖可能便不再是一件难事。

 最广阔的市场在哪里?在中国。现在中国13亿人口,有3亿正走向初步富裕,人均GDP超过了5000美金。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我们中心城市的人口加起来相当于两个日本,一个半美国,这是多么庞大的市场。

中国正开始吸引世界的目光,中国元素将大行其道

     我刚才用了一些时间来讲这些故事,是为了说明什么呢?的确,历史的幸运之光正照耀到中国大地,所谓风水轮流转,今天到我家。我们遇到了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战略机遇期,但是我们既不要狂妄、轻浮,也不要像毛主席批判的那样“言必称希腊”,凡是外国的都是好的。我们必须学贯中西,把西方有用的东西,西方的手术刀借过来,结合中国的实践,知行合一地去破解我们面临的一个又一个“斯芬克斯之谜”。在这个过程中,一不小心,你就有可能成为张艺谋,成为巩俐,因为世界正在关注这个地方,中国的劳模就会是世界的劳模,中国某个行道的领跑者就可能是世界的领跑者。

     这就好像美国史上的成功学大师卡耐基,就是在当年美国经济危机的时候,重整民心,让人们重新找到自己的自信,再次创业,再度出发,同时也成就了卡耐基本人,卡耐基的成功学现在又成了许多中国人学习的东西。

        前不久,我受湖北武当山的邀请,去武当山做项目。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我们还无动于衷,老外已经比我们先行了一步。我看到几百老外,很多欧美学员住在简易的宿舍里,跟着一个个武当道士们学练太极。通过翻译,有个人告诉我说,他已经在那里学了四个月了,要回美国去,因为学费用完了,要回去挣了钱再来学。我问他准备学多久,他回答说三年,等他学好以后回去,作为武当传人,可以在美国开太极馆,还可能发展成连锁店,西方人对这个的需求很大。他说他有一个朋友刚学了四个月已经在英国开店了,当时我很受震撼。

     刚好有一个500亩左右的商业项目,请我们策划,我们便准备在其中打造一条商业街,我想能不能改变一下游戏规则,不是中国人到美国去端盘子,而是让老外在中国端盘子,他们可以在酒吧勤工俭学。我问来学太极的美国人,为了挣钱跑回美国,为什么不在中国挣钱呢?他说,没有挣钱的地方。我再问他,如果搞一条商业街,让你们去开酒吧,端盘子,演奏萨克斯挣钱你愿不愿意干?他说,那太好了,这样的话就不用回美国了,还可以学中文。于是我对市委书记和项目老总说,我们就打造一条“洋人街”,颠倒过来,不是洋人来消费,而是提供服务,中国人来享受,皆大欢喜,他们获得了求学的费用,中国人也获得了一种别样的享受。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可能也是一种商业模式。

   我们看看上海的新天地,看看丽江古城、阳朔、云南的大理等很多地方,都是先因为外国人扎堆才兴旺起来的,这与中国经济的不强盛和我们自己的自卑心理有很大关系。以上海的新天地为例,它的商业模式成功在哪里呢?外国人要来这里体会老上海石库门的风情,他们一聚集全中国的美女们就要来泡洋人,于是新天地成了一个美女如云的地方。美女们来了以后,全中国的男人们要来看美女,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场,你消费我,我消费你。啤酒外面卖5块,里面就翻几倍的卖,去体验一把一个人要消费两三百块。问去的人,贵不贵?他们说,贵。再问,值不值?他们说,值。消费到了什么?答说,好像什么都没有消费到。贵,又值,又什么都没有消费到,什么原因呢?这就是一种场,一种氛围,背后的商业链就是男人要看美女,美女要看老外,老外要看老上海,形成了一个循环,商人利用这个循环,请君入瓮,聚而歼之,所以能赚大钱。但是我说,下一步可能要倒过来,洋人服务,中国人来消费,这是这次武当之行给我的启发。

  我们看到在山顶上,有个美国人迎着朝阳学太极张三丰吐纳天地,仔细一看又都是花拳绣腿,可能刚学不久还不到位。寺院里更是有很多老外坐着屏气凝神,在修炼,在静默。我在想,到底是为什么,这些欧美人愿意千里迢迢来到中国学习这些古老的东西。西方和东方的文化源头不一样,哲学观不一样,在科技的层面上,西方一直处于强势我们处于弱势,于是我们便只有听话和挨打的份,我们什么都不是,因为东方的哲学是模糊哲学,是不定量的。但是,当西方的工业文明在定量化上走到极致的时候,他们发现大千世界,复杂纷呈,不是全部都能简单定量的,这个时候东方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上升到“道”的层面,东方哲学观就非常玄妙了,因为它有着更大的包容性,更大的解释空间、想象空间和创造空间。

   国外真正懂得其中奥妙的只可能是少数高端的人,一般人很难理解。但是很多人会有一个冲动,知道中国正在成长,不能蔑视,想要赶上下一个浪潮需要先行一步了解和认识中国,了解她背后的奥妙与神奇。那么什么东西最能吸引他们?他们首先感兴趣的是“术”。比如说武术、太极、针灸、推拿这些看得见摸得着能强身健体,又可以快速学习的东西。外国人通过术,懂得了太极,就更进一步地想了解中国的文化和历史,就是“学”,为什么朱棣当朝的时候要“北修紫禁城,南修武当山”,为什么武当山能成为世界文化遗产,这样一片辉煌的建筑何以建成等等。最后再上升到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的层面上来,也就是“道”。什么是“道”?就是万事万物的规律,中国人是怎样认识世界的。道文化就是中国人最早的科学发展观,最早的和谐社会观,提倡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通过“术”拉动“学”,通过“学”拉动“道”,下一步会有很大的空间。我问那些学太极的老外,如果能按照西方人感兴趣的方式打造出一个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平台,你们是否感兴趣,他们说当然求之不得,现在他们除了练功,生活非常单调,非常希望能够学习中文、书法等其它东西但这里现在没有提供,一到晚上就没事可干。如果学习条件改善,更加丰富肯定会吸引大批人前来。

    讲这些是什么意思呢?今天的中国,的确是面临千年未遇之变局,以前是跟着别人的屁股后面走,现在别人开始关注我们。我的两个儿子在加拿大留学,我就对他们说千万不要成为“香蕉人”,黄皮白心,你们的根在中国,只要有条件你们就两边跑,中国要解读,西方也要解读。还有我的妹妹,他们一家人在美国,有个孩子在美国出生,我非常担心美国出生的那个孩子,完全的美国化了,对中国没有一点感觉,我要求她每年暑假要回国来。我认为跨越太平洋,东西两种文明之间交流、发展的空间是非常大的。我们的同学们,以后不仅要勇于脚跨太平洋,一脚站在西方,更要一边站稳中国。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主动权掌握在你的手里。因为就向安泰一样离开了大地母亲的怀抱就会失去他的力量。 

   中国的开放是从沿海开始的, 

        世界上原有五个世界级的大都市圈,影响着世界经济的走向:一个是英国的伦敦,它是现代资本主义文明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和解释者。我们讲的股票、期货、银行制度,甚至体育界的篮球、排球、高尔夫,很多规则都是英国人制定的。

       美国有两个世界级城市,一个是五大湖地区的“芝加哥—底特律—温哥华”城市群,有制造业、物流和高新科技产业;还有一个是纽约,作为当代的霸主,全世界政治经济的中心,联合国的所在。第四个世界级城市在欧洲,“巴黎—鹿特丹”双子星,一个是经济文化中心,一个有大港口,形成了双轴。第五个是日本的东京

       中国有三个半城市想成为“世界级都市俱乐部”的会员,第一个是香港,第二个广州,第三个是上海,最后半个是北京。现在香港大批的高端人士往内地跑,往上海跑。为什么?因为上海代表着中国这个最大的经济体,因为上海已经成了全球认可的世界第六大都市,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成了中国的门户。全球性机构要进入中国,都愿意选择上海;中国企业要想与世界对接,也大多选择上海,于是上海就成了一个变压器,一个枢纽,价值便凸显了。

     上海崛起的同时,便是广州、深圳和香港的失落,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认为中国可能会出现两个世界级都市,这与中国未来巨大的潜力和辽阔的地域有很大关系。第七个会是谁呢?广州和北京在争,广州要想胜出,必须实现粤港一体化;北京呢,则要在自我改造的同时联合环渤海兄弟城市。 

    去年北京有一个重要举动,人们也许没有注意到。王岐山对北京进行了重新定位,北京原来的定位是“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而在新定位中放弃了“经济中心”的提法,这很难得,说明王岐山有世界眼光。所以,北京和天津,不管哪一家,要想做大必须联手,京津必须一体化。如果京津不能一体化,别说上海,连珠三角都比不过。大家知道吗?今年单广东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台湾,如果广东再能和香港携手,能量不可小觑。

     京津一体化,北京就要给天津让利,怎么让利?配合天津的滨海战略,北京主动放弃了经济中心这个位置,天津一把逮过去,将自己定位为北方制造业中心。北京怎么办?王岐山填进了一些新东西:第一,国家首都;第二,历史文化名城;第三,世界级城市;第四,宜居城市。 

    这最后一点,宜居,现在还众说纷纭,争议很多,北京怎么能宜居?但是人们一边骂,一边还是拼命往北京挤,为什么呢?宜居的前提是宜就业,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时候,许多有志向的人,包括我们在座的很多同学,可能还是想留在北京,因为机会多,大熔炉,首善之区。要宜居就要把传统的制造业腾出去,腾笼换鸟,把第二产业甩给天津,北京则可以通过现代服务甚至未来的文化、创意产业来辐射和覆盖更大的区域。晓以时日,高端人士越聚越多,低端产业越来越少,也许十年、二十年之后,北京可能成为真正的宜居城市,而且有可能成为第七个世界级城市。

     那么,其他城市怎么办?这是各路诸侯都在思考的问题,成不了世界级城市,我能不能成为区域中心城市,成为一个区域的领跑者?今天的中国,很多区域都在争夺所谓的“第四极”:第一极是长三角,第二极是珠三角,第三极是环渤海,第四极在哪里?如果能成为“3+1”格局中的“1”,就可能在竞争中占据主动权。

     现在有几个区域具备这个可能性:第一个,辽东走廊,也就是“沈阳—大连”这条线;第二个,山东,“青岛—烟台—威海”半岛城市群,辐射东北亚。这两个不管怎么喊,还是环渤海经济圈的两个小兄弟,很难成为区域中心城市,而只是环渤海战略中的重要棋子。

     第三个呢,是武汉。武汉多少年来在中国一直很被动,但在历史上地位是非同一般的,九省通衢,京广铁路纵横南北,一条长江横贯东西,但这些年来一直没能有大的发展。近来武汉提出一个口号:“得中者得天下”,为什么是这个提法?因为“得中原者得天下”是河南的专利,在它头上还有一个郑州,也是雄心勃勃。河南号称中国第一人口大省,郑州又是河南省首位度最高的城市,也想成为第四极。

     武汉把十堰的二汽搬过来,整合周边的资源。再往下走,还有长沙也不服气。长沙一百万人口不到,怎么办?所以提出长(长沙)、株(株洲)、潭(湘潭)一体化,一个好汉三个帮吗,加起来就有三五百万人口了。

     陕西又不干了,八百里秦川有宝鸡和西安,按陕西人自己的说法:“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老陕高吼秦腔……”。最后还有一个竞争者,是谁?那就是成都和重庆这对冤家,虽然他们联合不容易,但也在开始探讨如何成渝一体化,加大在整个中国格局中的分量。这么多区域在争,到底将花落谁家?

聚焦成渝

     最近中央有一个重要决定,把中国第三个综合改革配套试验区的名额给了成都和重庆,这个确认使得成渝两地极有可能成为中国城市经济的第四极,因为他们天时、地利、人和一应俱全。我们作为一个城市和区域战略咨询机构,这三、四年深度介入了成都和重庆的城市化过程,作为两地的战略顾问,从大的城市战略到各个区县的具体项目做了不少。下面我就想讲一讲我们是如何解剖成都,如何制定战略,通过三四年的发展它又是如何成为后起之秀的。

     在座的可能有四川的同学,大家知道,重庆和成都原来都属四川,但这两家绝对是不同性格的两个地方。有一句话说得好,“重庆的女人像男人,成都的男人像女人”,重庆的女孩子像男子汉一样干练,而成都的男孩子白白净净的,却像女孩一样温柔。成都是水,重庆是山;成都人阴柔,重庆人阳刚。所以,重庆人和成都人要结为夫妻,最好的方式是,重庆的女人娶成都的男人,女主外,男主内,和谐安康。这是两种地域文明,一个是巴,一个是蜀,合在一个四川,十年前又分开,重庆成了直辖市,成都还是省会,分开之后就是成渝两地长达十年的口水战,谁也看不起谁。重庆人看得上成都那块土地,看不上成都的人;成都人看得上重庆的妹子,看不上那块土地。但正是这种摩擦碰撞,使得巴蜀地区在整个中国成为最有经济活力,文化最多元,最有魅力的区域之一,这就是巴蜀地域人才辈出的背景。

     在这种情况下,两个城市开始各自的定位。首先是成都,成都找我们的时候正是成渝口水战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清楚地记得,那是非典刚过,在重庆人开的“耙子火锅店”里成都的市委书记请我吃火锅。我就感慨很深,你们成都人看不起重庆人,可是你们的很多新发明都是重庆过来的,只是成都人把它精美化了。成都战略,是在中国城市战略中继昆明世博会之后的又一个影响深远的事件,我们与成都的合作沉淀出来两本书,《城市中国》和《城变》,现在国内的很多省市领导都非常喜欢。

     我认为,成渝这两家必须化干戈为玉帛,本来是一家人,成都是老婆,重庆是老公,一起好好过日子。放在整个中国,就叫做“3+1”战略。中国有三个中国,一个是沿海中国,就是我刚才讲的三驾马车,带领整个中国纳入全球一体化;第二个是中部中国,从长沙到武汉到郑州;第三个是西部,现在中央已经制定了西部发展战略。中国要真正实现可持续发展,就不能东西部断裂,那么就必须在中西部找一个支点城市。

     就向一把弓箭一样,张弓,弓背是沿海;搭箭,支点在中西部,哪个城市成为了这支箭的支点,就成了一个承上启下的着力点,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心城市。在西部,有可能成为整个支点的,能介入这场竞争的只有三个城市,一个是得天时的重庆,西部唯一的直辖市,长江上游的超大型城市,大三峡工程;第二个是得地利的西安,八百里秦川,一直是西北的中心城市,文化鼎盛,前年古都;最后一个,就是成都,可能只是得人和。因为重庆和西安还没有醒过来,重庆还在按照传统的思路走工业化道路,西安则是在搞开发区,都是围绕自身考虑问题,没有考虑到辐射和聚合。 

    这个时候,如果成都把握住机会,错位经营、差异竞争,把别人的优势变成自己的优势,最后就有可能成为这个第四极。按照这个思路,成都要想成功就必须成渝一体化,只有一体化了才可能做大堆头,增强竞争力。这是我们当时为成都发展战略提供的思路。 

    那么,成渝怎么一体化呢?成都战略里有几点即使今天看来也是很超前的,第一,再不提工业化,而是定位于休闲之都,打休闲牌。当时很多人不理解,成都人本来就够休闲的了,成天就搓点小麻将,吃点麻辣烫,这怎么能行?我说,这是小农经济的思维,自我服务的话这是劣势。我在成都碰到一个事,中午的时候想坐黄包车,给师傅十块钱说要到哪里去,司机拿张报纸盖着自己的头,说“不去”。我就奇怪,有钱挣为什么不挣?司机说:“我要休闲”。 

    成都人就是这样的,生活品质和幸福指数必须要保证,不能为了挣点钱就不睡午觉,这是成都文化。如果只是自我服务,这的确是成都的弱点,但在今天,广东的老板们穷得只剩下钱了,看到成都的景象开始怀疑自己的生活方式了。人活在世上,是钱多幸福呢还是祥和幸福?他们会把成都当成一个泡菜坛子,一个火锅,把自己当成鲍鱼、鱼翅,争着抢着往火锅里跳,让成都人赚钱,成都的休闲服务的是中国人。跳进来的这些人,可能是成都的投资者,可能是成都的消费者,通过休闲倒过来拉动现代服务业、光电和IT产业。

     我和我的助手在成都市领导班子学习会议上把方案讲完,举手表决通过,最后写进了成都市党代会的报告并予以执行。我开了个玩笑,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借用成都的一句话:“一年成镇,二年成邑,三年成都”,我们为它提出的目标是:“一年成形,二年成名,三年成功”。在这种背景下,请来了张艺谋拍了成都的城市形象片《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

2003-07-29大成都战略策划-成都市五套领导班子中心小组听取王志纲工作室汇报

 

找魂-王志纲北大讲课实录zz - wjs0450006 - 泰戈尔

 

 

    到现在三四年过去了,成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最近我去了新疆、西安、贵州以及很多周边省市,很多领导都承认现在与成都已经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了,成都已经成了西部的老大,它们都开始向成都学习。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成都搞的是第三产业,没有跟重庆抢第二产业,反而使重庆通过第二产业挣到了钱大批大批地流向了成都,来到成都消费,重庆的成功人士到成都买房的大有人在,周末到成都休闲更是家常便饭。两者形成了错位经营、差异竞争的局面,一个强化第二产业,一个强化第三产业,加起来强化了一个区域的竞争力,中央再给成渝一个试验区,我相信下一步成渝成为中国的第四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今天时间有限,不再多讲,点到为止。

     山东人一直听党的话,听老大的话,只要你是老大,你说怎么干就怎么干。你看宋江,替天行道,兄弟们都来了。招安的时候,虽然不愿意,但大哥说了话咱们还是得去,这就体现了山东的特点。

 回答你的问题,山东半岛经济增长仅此于广东,这是很不容易的,今天山东的经济格局是怎么形成的呢?首先,山东的产业结构比较均衡,不像广东,没有资源,纯粹是靠制造业和加工业。这些年光是靠煤炭等原材料涨价,山东的GDP就接连翻番,这是山东的有利条件;其次,山东半岛城市群的确在中国北方的城市群城市带中条件优越,既有大的港口城市青岛,也有二线城市比如说威海和烟台,还有很多星罗棋布的中小城市比如潍坊,结构是比较好的。

 而且,在东北亚经济圈,在日韩一体化方面山东能够扮演一定的角色。现在青岛和烟台有几十万韩国人扎堆,有些韩国人原来只是租房,后来干脆买房住了下来。走在一些城市和街道,还以为自己到了韩国,到处都是韩国人。

 现在的城市经济首先考虑的是世界级城市,这个刚才讲过了,大上海,粤港一体化,京津一体化形成的大都市圈;第二个层面是第四极的竞争,山东原本有很好的条件,但是现在看来有些困难,国家形成了环渤海战略,真正的老大是北京和天津,山东和辽东作为双卫,是护卫者和参与者的角色。而在中西部,方圆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地方只有成渝这两个节点城市,注定了辐射和聚合半径是很大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否定山东半岛城市群未来的功能和作用,山东省的经济总量在省一级已经排到了第二、第三位,所以我还是非常看好山东的。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